細雪瀰漫,天色暗沉,她嘴裡哼著不知名的小調,面目期待地趴在門檻上。

「醒兒,別出去,外面下雪呢。」

一道淡淡的溫潤嗓音從身後傳來,花醒微微一笑,回身改趴為坐。

「二爹爹快回來了嘛!」她望向正坐在桌邊、手中拿著醫書的青衫男子。

男子眼睛雖沒離開手中的書,卻語帶寵溺的輕嘆:「仔細別凍著了。」

乖順地點點頭,花醒笑咪咪地繼續哼著調子。

「小姐,」此時一名面孔稚氣、可眼神老成的書生裝扮男子抱著一把精緻的黑琴走進前廳「您的琴我給您調好了,要試試麼?」

花醒驚喜地跳了起來,走向書生接過那把黑琴:「謝謝諸葛叔叔!」

她抱著琴爬上長木椅,指尖輕滑過琴面,滿意地伸手挑弦。

《鳳求凰》——鳳兮一生求其凰 。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
時未通遇無所將,何悟今夕升斯堂。
有艷淑女在此方,室邇人遐獨我傷。
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從我棲,得托字尾永為妃。
交情通體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
雙興俱起翻高飛,無感我心使予悲。

 

曲子揚繞在空氣中,抬手,她粉白的袖袍掃過琴弦,琴聲在指尖停下。花醒笑瞇著眼,看著兩人問道:「如何?」

「不愧是小姐,三少爺才教授沒幾日,就能彈得如此純熟。」

「好一首《鳳求凰》,醒兒,又進步了。」

「大爹爹過獎,是三爹爹教的好呢。」

她叫花醒,與三位爹爹以及總管諸葛叔叔住在這杳無人煙的鬼谷中,他們的家,取名『忘塵居』。這裡除了他們五人以外,只有植物與動物(偶爾還會出現一些小妖怪),她從來沒見過其他人類。

至於三位爹爹... ...這個狀態在大南皇朝其實挺常見的。

大南皇朝是個男女平等的社會,雖然只限富貴人家,但是女人擁有三夫四侍很正常。

所以有三位爹爹本來也沒有什麼,問題是她雖然有爹卻沒娘。

她本來是個棄兒,如果有人收養她的話她就該稱那個人的兄弟為叔伯,而不是『幾爹爹』這種夫侍用的稱法。

因此某日當她同爹爹們這麼說後,他們就開始大吵誰才是收養她的爹爹,至於為什麼後來會不了了之地照原本的喊她也記不清,只是隱約記得諸葛叔叔把當時還小的她抱到一旁看戲,揚著燦笑嘴裡卻喃喃自語說什麼爹多就是麻煩哪像叔叔就只有一個什麼的... ...

 

「不過三爹爹為什麼告訴我這曲子叫《鳳求鳳》(註一)?」

當她這麼問的時候,大爹爹和諸葛叔叔同時別開眼。

 

大爹爹單名一字「落」,擅長醫術、毒術與膳食。

大爹爹很會做菜、也非常喜歡做菜,他們家裡的餐桌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不會出現重複的菜色。大爹爹的菜一直都很美味,二爹爹說宮廷御廚就算再練個十年也比不上大爹爹,到底有多好吃她一直沒有深刻的體驗,直到某一天二爹爹心血來潮下了一碗麵,才理解大爹爹的廚藝高超到讓她想流淚... ...

他也擅長毒與醫。大爹爹的興趣之一就是對別人(通常是二爹爹或三爹爹)下毒後再把人治好。大爹爹說這叫挑戰自我... ...不過二爹爹說是「精神變態」,三爹爹則叫我離大爹爹遠一些,結果當天兩人又中毒了。

大爹爹給人的感覺清清淡淡的,齊眉梳起的長髮帶著自然捲,沉靜的臉龐清高而淡然,乾淨的眉、清澈的雙眸、高挺的鼻梁搭上性感的薄唇。雖然不知道其他人類男子長得如何,但她很清楚大爹爹這樣絕對是好看的。

「咳、小姐... ...對三少爺來說那曲子的確是用來『求鳳』的。」諸葛叔叔露出一抹無害的笑靨。

諸葛叔叔是他們家的總管,雖然他給人的感覺更像是教書的先生。

諸葛叔叔不顯老,基本上就是個姊姊想疼阿姨會愛並且激起所有女人母愛的長相。二爹爹私下都叫他「童顏老妖」(有一次正好被諸葛叔叔聽到,叔叔只是笑笑不說話,之後二爹爹的床鋪長了一個禮拜的跳蚤)。

她不清楚叔叔到底幾歲,只確定肯定比爹爹們大。聽說他在爹爹們還小時就已經開始服侍他們,所以才一直稱呼爹爹們「少爺」,到現在都還改不過來。

叔叔很聰明,可以說是無所不知。小時候教她自製陷阱(陷害二爹爹)、奇門遁甲(陷害三爹爹)的都是叔叔。(為什麼沒有大爹爹?拜託!大爹爹是可以現害的人麼?!)

三爹爹曾跟她說當初就是看叔叔長的一付人畜無害又博學多聞的樣子才留下他,誰知道竟然是一隻笑面虎。

她不懂,就跑去問叔叔什麼是「笑面虎」?叔叔原本就討喜的娃娃臉立馬揚起了一個三分善良、三分純真外加五分不知世事的燦爛笑顏。 ... ...聽說當晚三爹爹無故滑到了二十次。

「總之妳記住正確的曲名便是。」

「是,爹爹。」

花醒將琴放至一旁,爬下長椅來到落的身旁,也不等落反應,便一屁股坐到他的腿上。

「醒兒,妳已經長大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下去吧。」落把書本放到一旁,輕揉花醒的額頭。

「不要!」她鼓起臉頰,鑽進大爹爹懷裡死蹭「我就是要坐在這裡!就是要像以前一樣!」

落無奈地彎起嘴角,輕聲吁了氣「唉、爹爹就是太寵妳。」

「我可是爹爹的女兒呀!不寵我還能寵誰呢?」深吸一口氣,若有似無的藥香從大爹爹身上飄來,她滿足地向後靠上。

落伸出手掌輕放在一旁的書背上,低聲問向懷裡的花醒:「大黃與牛膝之間有何共通性?兩者禁忌何?性味何?」

「大黃和牛膝都是沉降藥,具有清熱、瀉火、瀉下、利尿、消食、驅蟲、平肝、止咳平喘、收斂固澀向下向內的作用。大黃傷元氣,而耗陰血,若病在氣分,胃虛血弱人禁用。性味大苦大寒。

性下行而滑竅,夢遺失精及脾虛下陷,因而腿膝腫痛者禁用。味則苦酸而平,酒蒸則甘酸而溫。」

花醒幾乎是下意識地一口氣答完後,才回過神不滿地瞪了落一眼,「大爹爹您又來!每次都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提問!」

落滿意地點點頭,露出淡淡的笑容:「答得不錯,這樣爹爹可就放心了。」

「二爹爹好慢哪!」沒有多留心大爹爹是『放心』什麼,她嘟著嘴面向門口,望著門外落下的雪飄飄灑灑抱怨。

「爹爹這不是回來了嗎?」眨眼間,原本冷清的雪地裡突然出現一抹紅色身影。

「二爹爹!」花醒跳下大爹爹的腿,跑向正踏進門口、一身花花綠綠的二爹爹打轉「二爹爹、二爹爹,事情辦成了嗎?」

可能是被她轉暈了,二爹爹單手將她抱起「當然成了。妳下的聖旨誰敢不聽?可是全都清出了呢。」

「我就說嘛!定能小賺一筆的。」前陣子她讓二爹爹買下一些數量的絲綢,趁著沒多久之後絲綢漲價時在一次賣掉,果然賺了不少。

詩詞歌賦、音律樂曲、兵書陣法、醫毒武功、占算論道... ...花醒的一切所學都是傳自諸葛和三位父親,唯有經商這一項屬無師自通。他們家雖然衣食無缺,不過花醒對於賺錢一直有種莫名的熱愛,因此常常讓爹爹們代為做一些小投資。

「瞧妳得意的!」二爹爹笑著捏了一下她的鼻頭。

「這有什麼好謙虛的?」

花醒興沖沖地打算爬到二爹爹背上,哪知才碰到他的背,耳邊立刻傳來細微的「嘶——」聲,雖然聲音輕到幾乎細不可聞,但她還是注意到了。

「二爹爹!!」她跳回地面,用力地瞪向二爹爹「您又跟別人打架!」

見花醒生氣,高出她許多的二爹爹瞬間——據諸葛叔叔的說法,就是像鹽水青菜一樣——萎縮了。

 

二爹爹,單名「流」。

老說自己是武癡,但三爹爹說只是個「學武的白癡」而已。三爹爹這話倒沒錯,二爹爹雖然是個大白,但武功可比另外兩位爹爹還高,而且喜歡到處找對手。只要遇上功力不錯的人,一定會手癢打上一架。

這讓花醒時常擔心——擔心自己每半個月就得氣上這麼一次,早晚會中風早死。

二爹爹這個人很隨興。武癡是他的特徵、大白是他的個性、任憑直覺是他的處世原則,說好聽就是直率、難聽點就是「老子高興就好」。(另外兩位爹爹一直很憂心她會受到二爹爹的不良影響)

二爹爹穿衣服總是鬆垮垮的,很隨便、但也很適合他。跟穿著俊雅的大爹爹以及絕傲的三爹爹不同,他的身影,是炙熱的蓮火交錯著繁華的桃紅柳綠,一靠近就聞得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那讓人上癮的豔香。

三爹爹和他吵嘴時總是指著二爹爹的臉喊「妖孽」。二爹爹長得很美,一雙魅人的丹鳳眼配上濃密到難以置信的纖長睫毛、肌膚白皙光滑更勝女子(也就是她... ...),細柔的微捲瀏海更是襯托出他絕美無瑕的完美臉蛋。

一言以蔽之,就是「妖」。

為了不引起騷動,二爹爹每次出谷進城都得戴上人皮面具。

「因為對方看起來很強嘛... ...」流抿起嘴,委屈的像個孩子。

花醒立刻抽出懷裡的扇子往他頭上猛敲「『看起來』?!只因為『看起來』很強您就跑去打架?您您您——

「哇哇、手下留情阿~」流迅速地閃過攻擊「小心扇子敲壞!」

花醒生氣地甩開扇子,用力的給自己搧著冷靜,扇面上一幅『落花流水圖』隨著她的動作上下擺動。

「別氣別氣,氣壞了身子沒人替~」

她睨了二爹爹一眼「不管!罰您明天陪我抄書!」

哼!她這二爹爹呀、一生自由自在,最受不了規規矩矩地坐在同一個地方、做同一件事,待個半刻鐘(註二)就受不了。

「小六兒妳夠狠!」

「小六兒」是二爹爹對她的暱稱。不像大爹爹喚她「醒兒」或是三爹爹直接喊她的名,二爹爹叫她「小六兒」,說是這個家的第六個孩子。
... ...可是就算把諸葛叔叔算進去,她也應該排行第五才對阿,二爹爹的算學再爛也沒爛到這種程度吧...雖然向他糾正過好幾次了,但二爹爹說什麼也不改。

「不滿意?」

「當然——...非常滿意啦,」他伸手掐了一把花醒的臉頰「給我記住,妳這丫頭。」

她滿意地「哼哼」兩聲,眼神轉為擔憂道:「好了,快讓大爹爹看看傷口吧。」

聽見這話,放在花醒臉上的手僵硬了。

「不、不用了,這種小傷放幾天就會自己痊癒——

「二爹爹,小傷口也是會感染致病的!快讓大爹爹看看!」

「真的不用,我——

「流,」大爹爹淡淡地掃了他一眼「你嫌棄我的醫術?」

「不、不敢... ...」是怕你借醫治之名,行虐待之實。

「那就過來。」大爹爹的眼神似乎閃過一絲寒光... ...?肯定是她看錯了,大爹爹這不是正溫柔的對她笑著嗎?

「醒兒,去找妳三爹爹回來吧。」

「是,爹爹。」花醒轉身離開屋子,瑟瑟風聲蓋住了她身後的對話。

「諸葛,救命啊!!!」

「十分抱歉,二少爺。在下不懂醫術,無法給二少爺救命,您還是請大少爺救您吧。」

「什麼救我?!他這是在殺我好不好... ...啊啊啊啊啊啊——大哥你輕點阿輕點!!」

「再讓醒兒操心試試?」

「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還不成麼?!別這麼虐待自己的親弟弟阿會有報應的——啊啊啊啊啊啊——

 

--------------------------------------------------------------------

(註一)鳳凰為古神獸,雄曰鳳,雌曰凰。因此『鳳求鳳』... ...就是BL啦!

(註二)一刻鐘約為十五分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尋岸(Joa) 的頭像
尋岸(Joa)

Gaudeamus igitur iuvenes dum sumus

尋岸(Jo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