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出的氣息化為白色霧氣,冷冽的風迎面而來,地面早已積起一層層的雪,不斷飄落的雪花,一眨眼功夫就把視線染成純白色。

花醒動作靈活地在樹林間飛躍著,朝著從無名山深處隱隱傳來的琴聲前進。

無預警地,一聲清嘯鼓風而至,狂風隨著嘯聲襲來。花醒抬臂擋風,待放下手時只見前方樹幹上站著一隻雄偉巨鷹,昂首而立。

「赤風叔叔。」

赤風,鬼谷的空之王者。身態雄偉如山,眼神銳利如劍,光是立在樹上就已經高出她半個頭,何況是展翅之後。

赤風跟三爹爹是好朋友,也是以前三位爹爹和諸葛都不在時負責照顧她的對象,花醒見了牠還得乖乖喊一聲叔叔,小時候還沒長身子前赤風都會帶著她在天空小飛一段。

花醒一見到牠的身影立刻撲過去要覽牠的項頸,結果赤風很不給面子的往一旁退了兩步,依舊傲然昂立,側首斜睨。

 

「不理我?偏偏要你理我。」說著又縱身而上,一把抱住了牠的頭頸。

這一次赤風沒再閃躲,但斜過腦袋,發出無奈的低鳴。

花醒掛在他的頸上輕輕蹭了幾下。「我要去找三爹爹呢,叔叔一起嗎?

赤風當然沒有回答,只是展開了八尺巨翅,身影瞬間飛騰到了空中。花醒迅速地鬆開雙手,再次施展輕功往目的地前進。

風聲耳際,兩旁景物不斷倒退,她足不點地的跟在赤風的翅下,跑了約五分鐘後,花醒在晶亮的冰湖上發現了一個盤腿坐在琴前的黑衣人。

「三爹爹~」花醒興奮地撲進那人懷裡。

「怎麼?那隻妖孽又惹事所以把妳趕來爹爹這?」三爹爹勾起一邊嘴角,露出對二爹爹的嘲笑。

「二爹爹又跟人打架。」她不滿地嘟起嘴,一想起來就有氣。

「哼,白癡。」三爹爹的雙手繞過她放在了琴弦上,瞬間所小的空間讓她只好乖乖待在三爹爹懷裡。

琴聲開始在這片冰湖上環繞,正好是那首,她在屋裡彈奏的《鳳求凰》。

高低起伏、如湖面般透徹的優美琴音,劃破並震撼了空氣。那是刺痛著心臟的聲音,在腦中不斷不斷地回響著;那是足以迷惑鬼神的琴聲——...

「阿——三爹爹你真過分,這不是擺明了要把我比下去嗎?」雖然這裡離忘塵居有六、七十里遠,不過以爹爹的耳力肯定已經聽見她早先的彈奏了。

「爹爹這是為了激勵妳。」他邪邪一笑。

三爹爹——『水』,詩琴書畫、天文地理無一不精,簡單來說就是個才子... ...陰邪狂傲的才子。三爹爹集狂傲、妖邪與強勢於一身,他瞧不起所有弱者,但也不會對強者多尊重,他囂張自大,卻也同時是個重情重義、絕對信守承諾的人,如此極端的性格,偏偏也是他的魅力所在。

細細長長的眉帶著犀利的鋒芒,眼角微微上吊,引出了他難以掩飾的傲氣,薄卻不失風滿的嘴唇掛上一個邪魅的笑容,均勻對稱的五官完美融合了狂野和陰邪。

「說到這個,大爹爹明明說這曲子名《鳳求凰》的,三爹爹你都跟我亂講。」

「有人說『鳳』就得求『凰』的嗎?」水不屑地「嗤」了一聲,手中仍拂著琴「妳爹爹我就愛求『鳳』!」

她的三爹爹有一個被二爹爹稱為『不良嗜好』的嗜好——喜愛美少年。三爹爹不知為何很討厭女人(當然,她除外),他偏愛美少年,注意,是『美』『少年』,年紀太大的不行!長得太醜的也不行!

然後當時年紀還小的她就問啦:不就是(看起來年輕、長相好看的)諸葛叔叔嗎?

結果諸葛叔叔臉色不改的對著三爹爹說道原來三少爺一直對在下有非分之想,接著三爹爹的臉就綠了。

「好吧,爹爹說了算。」花醒張開手臂抱住水的腰,隨著琴音哼著調。

「當然是我說了算,我的話永遠是對的。

「三爹爹臭屁,我以為是大爹爹的話才是對的?

「... ...大哥例外。」

花醒窩在水的懷裡悶笑。三爹爹只有在面對大爹爹的時候才會稍微收斂起那份驕傲。

「三爹爹。」

「嗯?」

「三爹爹。」

「誒。」

「花醒喜歡三爹爹。」

「那是一定的。」

「也喜歡大爹爹、二爹爹和諸葛叔叔。」

「那隻人妖就免了吧。」水撇了撇嘴,十指平放,輕輕停下弦的震動。接著轉過頭對著不遠處正敲洞抓魚(看那數量大概已經抓了好一陣子了)的赤風喊道:「赤風,我和花醒要回去了。」

赤風一口吞下剛抓起的魚,仰頭朝天,一聲憾人長嘯厲天而響。

沒過幾秒,一隻縮小版的赤風映入眼簾,牠在空中盤旋了幾圈後便降落在水和花醒身旁。

「破風!」花醒樂顛顛地從水的懷中爬出,破風立刻飛到了她的肩頭,並親暱的啄了一下她的耳朵。

破風是赤風的兒子,也是花醒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牠長得跟身為魔山之王的父親很像,只是尺寸小了很多,也少了那麼一些王者威儀。

「花醒,回去了。」

「是,爹爹。」她把破風放回空中,回頭看向昂首而立的巨鷹「赤風叔叔再見。」

赤風對他們低鳴了一聲後,便展翅離去。

和來的時候不同,花醒是跟著水走回去的,她口中吹起高低不一的哨聲,破風隨著口哨的節奏拍翅、飛竄。

「別玩了花醒,暴雪就要來了,我們得快點回去。」

「暴雪?」花醒抬頭看了天空「濕度還不到呢,怎麼會有暴雪?」

「會有的,爹爹的話妳也不信?」水加快了腳步。

「信。」花醒對破風招手示意牠快點跟上,沒多久便回到忘塵居。

「謝謝你送我們一程,快回去吧,明天見了。」站在門口對空中的破風笑了笑,看著牠發出「咕」的一聲往逐漸被黑夜包圍的樹林飛去。她勾住三爹爹的手臂,走進屋內。

「我們回來了——

「小姐、三少爺,你們回來得正好,差不多該開飯了。」

「小六兒,妳來二爹爹這邊坐,別理那個自大狂。」

「人妖的話就別聽了,花醒在三爹爹這待著。」

「誰是人妖?別忌妒我的天生麗質~」

「你想太多了,女人。」

「你叫誰女人?!同、性、戀!」

「我、不、是、同、性、戀!!」

「外頭!單挑!」

「求之不——

「你們兩個閉嘴,醒兒,多吃點菜。」

「是,大爹爹。」

「二少爺、三少爺莫不是嫌棄大少爺的廚藝?怎麼都不吃呢?」

「喂諸葛你不要害我!我才剛被他茶毒完耶!!」

「流,你剛才說什麼?」

「什、什麼都沒有啦大哥你絕對是聽錯了,你看嘛你年紀也大了聽力不好是正常的——

「嗯?」

「對不起我錯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尋岸(Joa) 的頭像
尋岸(Joa)

Gaudeamus igitur iuvenes dum sumus

尋岸(Jo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