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紗說過,要我不要忘記她,可是,明明我都還記得我們曾經走過的地方,我卻……漸漸要想不起菱紗的樣子了……」

「紫英,我會不會哪天也忘了你的樣子?」

「天河……」慕容紫英感覺得到身後擁抱的力度加大些許,將他與雲天河身體之間的縫隙都填滿,真實的甚至可以聽到心跳鼓動的聲音。

他將自己推離了雲天河的擁抱,然後對上一雙哀傷的眼睛。

 

墨黑的瞳孔裡,再也不見曾經靈動流轉於其中的流光,也不見曾經眼眸裡映出的自己的倒影。
 
然後牽引著雲天河,將手掌放到自己的臉頰。
 
慕容紫英執起了雲天河垂落於床畔的手,寬厚的手掌上蒙著一層因常年握弓持劍而生出的薄繭,他將自己的手,抵上了對方的掌。
 
「你不會忘記的。」臉頰輕輕地摩娑著雲天河的手心,是很溫暖的溫度。

從彎彎的眉到閉著的眼,再到挺直的鼻梁,雲天河靜靜感受著手掌拂過的每一個地方,在心裡描繪著曾經最熟悉的,慕容紫英的模樣。
 
最後指尖落到了形狀姣好的薄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尋岸(Joa) 的頭像
尋岸(Joa)

Gaudeamus igitur iuvenes dum sumus

尋岸(Jo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